菜单

那部剧比美《不安定的时代佳人》 张嘉译先生秦海璐(Qin Haijun)组成实力根本

2019年7月31日 - 奥门银河国际
那部剧比美《不安定的时代佳人》 张嘉译先生秦海璐(Qin Haijun)组成实力根本

图片 1

《白鹿原》是悲剧,也是一本史诗性文学着作。对它的解读不能停留于小说表层的悲剧艺术追求,要结合文本的政治性判断语境,理解史诗性内在的历史必然性,在白鹿原这个典型环境中塑造的典型人物,他们的命运走向有其历史必然性。其人物悲剧、故事悲剧是风云突变时代和封建乡绅文化下的双重产物。

影视口碑榜(微信ID:yingshikoubei):《白鹿原》电视剧停播又复播,这部陈忠实老师的枕棺之作,争议不断,却让我充满了期待,起码就目前播放的几集来看,是不负期许。

图片 2

张嘉译的白嘉轩,何冰的鹿子霖,秦海璐的仙草,刘佩琦的朱先生,翟天临的白孝文,姬他的黑娃,孙铱的百灵,一众白鹿原中人,不能说毫无瑕疵,但是每个人都有着关中人的精气神,透着真实、接地气。

任何一个时代如果没有史诗性的长篇小说产生,它就不能说拥有伟大的作品,那这个时代则是一个文学的悲哀时代。随着20世纪90年代《白鹿原》的出版,许多评论家以此为契机,呼唤中国文学的”史诗性”作品的诞生。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丁帆对史诗的定义是:把人物置于动荡年代里进行塑造,凸显出人物性格的个性特征和差异特征;把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作为人物的背景,将人物与故事糅合成有机的整体,显示出其内容与艺术结构的美学价值来。

这也正是,《白鹿原》成为陈忠实老师的枕棺之作的原因。

《白鹿原》无疑是这样一部作品。陈忠实从白嘉轩不同寻常的婚事开始,把我们带进了纠葛了数十年的白鹿两家的故事:巧取风水地、恶施美人计、孝子为匪、亲翁杀媳、兄弟相煎、情人反目、大革命、日寇入侵、三年内战……白鹿原翻云覆雨,风云变幻,家仇国恨交错缠结,冤冤相报代代不已,古老的土地在新生的阵痛中颤栗。诸多复杂而丰富的人物,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具有乡土风气的语言和风俗,陈老用他的笔书写了一部渭南平原五十年变迁的雄奇史诗。

图片 3

图片 4

真实的再现了那段历史,磊落的表现了关中平原的历史与传承,通过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告诉我们,中国文明从哪儿来?又要往哪儿去?

一、回到政治性语境:对传统的颠覆和乡土宗法社会的深层思考

他从来没有答案,他有的,只是用一支笔,记录着那段匪夷所思,却又真实存在的历史。

文革后的新时期,小说创作努力追求去政治化,以《受戒》为代表,”四十三年前那个田园旧梦”无疑是古典主义美的风范。一时间,乡土小说创作在汪曾祺田园牧歌创作模式下有了很大转变,回到文学本体的纯艺术主张占据主流。而《白鹿原》在重新回到政治性判断语境下给人们带来了震撼:史诗性文学作品的伟大不在于对人物历史做出评判,而是力图客观公正地再现历史和这一历史环境下的人类生活状况,是非功过、真善美与假恶丑都在历史中发生,陈忠实不对它做出判断,而是交由读者去感受,在历史语境、时代风浪中人物的心灵及成长过程,以及我们的文化是怎么影响着我们前进的步伐。

魔幻现实主义,其实我觉得这部作品用更朴实的手法写出来,可能会更加不朽,但《白鹿原》确实是一部将魔幻现实主义与中国现实结合的最好的一部作品。

正如蒋永济先生所言:”众所周知,《白鹿原》被誉为揭示了’一个民族的秘史’的经典,是一部史诗般的小说。然而,它为什么能被称为’史诗’性经典?就在于它除了大容量、长时段地再现一个时期家国、民族、个体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外,还能秉持一种史家臧否历史的价值中立的立场。比如说,在对待乡族组织和传统儒家文化态度上,我们看到小说《白鹿原》既有对传统乡族儒家价值观念的坚持,也有通过朱先生变通、开明的言行对封建的、僵化的教条和愚昧行为进行批判;在党派信仰和革命问题上,小说既有对党派政治积极方面的肯定,也有对党派极端做法的否定和批判;在民族主义立场上,小说既有对民族反抗侵略的民族大义的坚守,又有对像朱先生那样草率赴前线的举动和虚假宣扬鹿兆海作为民族英雄的否定与批判。”

图片 5

从表面上看,《白鹿原》有对传统乡绅形象的颠覆。典型代表是白鹿原上白鹿村的族长白嘉轩和乡约鹿子霖。白嘉轩是一族之长、是儒家信仰的绝佳践行者和传统秩序的维护者。作为白嘉轩的对立面书写的鹿子霖,如果说白嘉轩是”仁义”的代表,鹿子霖就是”伪仁义”的代表,白嘉轩维护封建秩序,鹿子霖则更关心个人得失。这一点,在面临第一次社会巨大变革的时候便表现了出来:当冷先生从县城把辛亥革命后清王朝灭亡的消息带回来时,白嘉轩鹿子霖二人的问题交替出现——

而在电视剧《白鹿原》的改编中,弱化了魔幻现实主义的情节,凸显了白嘉轩与鹿子霖纠缠一生的矛盾与情谊,也凸显了那个时代的历史感,用更接地气的方式表现白鹿原上的变迁,整个中华民族是怎样被迫抛弃旧有观念,一步步在剧烈的撕扯中,成为一个略有现代感的国家。

白嘉轩问:”那皇帝现时……”

我觉得这一点,很好地抓住了小说的核心,电视剧的改编,改变了情节,删减了人物,但是对作品内核的把握还是非常精准到位,短短几集,就刻画出白嘉轩、鹿子霖、仙草,这几个纵横全书的人物的精髓,白嘉轩的刚直,鹿子霖的灵活,仙草的朴实执拗,热热闹闹的几场戏,凸显了关中地区浓郁的烟火人情。

鹿子霖问:”是要改朝换代了?”

图片 6

白嘉轩问:”反正了还有没有皇帝?”

热辣辣的油泼面,火热热的麦收场景,虽然清廷倒了,但在没有军阀混战的日子里,老百姓依旧维系着旧有传统,谁当家做主,他们都是纳贡交粮,没有想到日子会有变化。

鹿子霖问:”总督是个啥官职?”

然而,接连不断的各类混战,打破了老百姓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想法,旧有文化被彻底摧毁,而新一代的人,在各种摸索中,想找到中国以后的道路。

白嘉轩问:”没有了皇帝,往后的日子还咋过呢?”

其实,《白鹿原》与《乱世佳人》,虽然看起来是两部完全不同的作品,实际上他们在内核上是一样的。

鹿子霖问:”皇粮还纳不纳呢?”

图片 7

白嘉轩深刻地知道稳定的社会秩序是自己和族人得以长足发展的前提,所以当他听到皇帝没了,一时间难以接受。而鹿子霖不同,他是一个对于社会变革有着极强适应能力的人,在所有问题面前,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有没有受损,关心变革到底对他的生活有什么影响。而在往后白鹿两家的矛盾关系中,鹿子霖为了打击对抗以白嘉轩为首的族权实力,为了自己的利益,和田福贤、岳维山为代表的国民党势力相勾结。

《乱世佳人》中,南北战争,摧毁了代表南方奴隶主阶层的旧有文化体系。崛起了新式人物,斯嘉丽和白瑞德。白瑞德是自动叛离南方阶层,却又在战争最困难的时候,记起了自己所受的文化教育。

白鹿两家这种矛盾的关系可以简单的理解为一山容不下二虎。在白鹿原上,白家世代任族长,祖先发迹的”有进口无出口的木匣儿,被村村寨寨一代一代富的穷的庄稼人咀嚼着、品味着、删改着、充实着传给自己的后代,成为本原无可企及的经典性的乡土教材。这种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发家经历符合庄稼人走向成功之路的预期心理,是长期的农耕文明下世代传诵的朴实经验。而家世财富与白家不相上下的鹿家,则一直是白丁。鹿家的发家史是靠祖先马勺忍辱负重、挨打受气、靠不得已”卖尻子”换来的技艺,才功成名就成为”天下第一勺”的。积淀于鹿家血脉传统中的个人奋斗因素和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是鹿子霖提醒自己与教育孩子的理念,”让别人伺候自己”是鹿家在白鹿原生存的家训信条。

在必败的情况下,加入了南方军队。而斯嘉丽是被迫改变,要是不想被饿死,就必须学会与北方人做生意,抛弃南方优雅的奴隶主做派,学会势利狡猾的逐利行为。

本来白鹿两家可以和平相处,而在白嘉轩娶了仙草后这种平衡逐渐被打破。白家子嗣绵延,白嘉轩也在岳父的帮助下渐渐将白家恢复到了父亲在世的光景,修四合院,扩建马号,重新置地。白家与鹿家的矛盾,在白家逐渐壮大之时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方是封建宗族的一族之长,一方是白鹿村的乡绅,在”皇权不下县”的时代,族权和绅权平行运作交织成了乡土社会的基层结构。当族权和绅权发生冲突之时会怎样?自然由不甘心的一方率先采取报复的行动。白嘉轩是仁德宽厚的代表,鹿子霖则圆滑狡黠,在鹿黑娃逃走之后他便唆使黑娃媳妇小娥去勾引白家长子白孝文,事情败露之后白家名誉扫地。在白鹿原被国共搅得翻天覆地之时,鹿子霖的人生也随着原上此起彼伏的系列事件跌宕起伏,但是这些事件却于白嘉轩影响甚微。原因在于他始终挺得笔直的腰杆和以不变应万变的治家原则。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不难窥见这场斗争最后的胜利者是谁。

图片 8

从深层次上,《白鹿原》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中国乡土宗法社会中剥削与被剥削阶级均有的两面性问题。在这一社会下女性的生存困境问题,新女性的成长被扼杀,族长的话语权具有绝对的支配力量,乡缙文化的存在以及它贯穿的不仅仅是清末到民国的百年衰亡过程,乡缙文化应该还会继续以一种变异的方式在今后的历史进程中。

而《白鹿原》中也是一样,汉中平原的小农经济和乡绅文化,被国内的一次又一次战争摧毁,年轻人不甘现状,要找到新的出路,而年纪大的人,已经控制不住原上的暗潮汹涌,内部矛盾不可调和,而外部矛盾更加激烈。

图片 9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